用戶名: 密碼:
  共有:15717名會員,最新注冊:茫然花開不敗。 在線會員
熱點:

星球探索:世界上首款勵磁書架音箱:隱士音響ESD Acoustic熊貓Panda

作者:賴英智/閱讀:529/2019-12-23
更多
摘 要: 二位專家在號角及驅動頭、喇叭單元設計方面各有千秋,且多年配合已經生產出獲得過TAS “Gold Ear”獎項和CES “Gold Speaker”獎項的 Edgarhorn 產品,一時風頭無兩。

球探網 www.525890.live


繼Dragon(龍吟)、Phoenix(鳳鳴)和Crane(鶴舞)之后,杭州隱士音響(ESD Acoustic)推出了其首款書架箱PANDA(熊貓)和PANDA Plus(熊貓+),在其音箱家族中是唯一不帶號角的產品,但卻是全世界首款勵磁單元的書架音箱。

ESD Acoustic于2016年在美國加州創立,品牌來自共同創始人姓氏的首字母:美國號角設計泰斗Bruce Edgar博士、勵磁驅動頭設計泰斗Sam Saye、資深發燒玩家戴尚鐲(David Dai),以及上述二位專家的關門弟子戴中天(Jacky Dai)。四位品牌創始人基于音樂愛好者追求修身養性、超然物外的生活哲學,定中文品牌名為“隱士”。

二位專家在號角及驅動頭、喇叭單元設計方面各有千秋,且多年配合已經生產出獲得過TAS “Gold Ear”獎項和CES “Gold Speaker”獎項的 Edgarhorn 產品,一時風頭無兩。戴中天幸運地師從兩位導師,將號角及驅動頭、喇叭單元設計技術融會貫通于一身,借助先進的計算機設計軟件,進一步驗證、改良和提高原有的設計,整合中國強大的制造能力和經典的傳統工藝,用新技術、新材料、新理念,實現了壓縮驅動頭與號角兩者聲音傳輸的順暢銜接,做出秀外慧中的Hi-End產品。




戴中天介紹:驅動頭本質上其實是發聲單元與號角的結合體,自振膜震動發聲之后的傳輸部分,即是號角。以往實踐中兩個領域的設計師是“鐵路警察各管一段”,驅動頭設計師在設計時往往無法做好驅動頭體內部分最初階段的相位塞設計和號角展開部分,因為這部分需要嚴謹的號角設計技術和巨量的計算、推演,而這對聲音的影響是巨大的。而號角設計時則只是根據驅動頭喉口尺寸大小及截止頻率,再展開后續設計的。如果前者設計出問題,再怎么完美設計的號角也無法彌補前者帶來的先天不足。

另外,隱士的所有音箱都采用全勵磁單元,書架箱PANDA/PANDA Plus也不例外,是目前世界上唯二的勵磁書架箱。勵磁單元要發揮得好,需要出色的電源供應。隱士音響開發的勵磁供應電源,獨創性地研發和應用了在技術上世界領先的開關電源,基本消除了困擾音響界百余年的喇叭單元反電動勢問題,并將勵磁供應電源整合到了PANDA/PANDA Plus箱體內部。由于無需額外配置勵磁供應電源,故使用起來特別方便。

 作為ESD Acoustic家族中最小的書架音箱,熊貓PANDA采用面板35mm,側板15mm厚的航空鋁材CNC制作箱體,腳架同樣是航空鋁材制作。每對音箱重量達210公斤,超出大部分落地箱


PANDA/PANDA Plus書架箱的高音、超高音,一如即往地使用美國Truextent壓延法制作的鈹振膜,而且非常奢侈地采用3英寸鈹振膜來重播1500Hz以上的聲音。與傳統在其他金屬基礎上蒸鍍制作的鈹膜不同,Truextent鈹振膜是以整張純鈹金屬薄膜壓制,還要解決內應力問題,技術難度極高,是世界上唯一能夠以此技術進行生產的品牌。由于鈹極其出色的泊松比,鈹比鋁和鈦作為振膜材料的性能更佳,能大幅減少機械變形(分割振動),且即便是3英寸鈹振膜,依然能將諧振頻率提升至35000Hz以上。

ESD在書架箱研發初期,基于通常的經驗,是使用通常規格的1英寸鈹振膜進行實驗,卻發現1英寸鈹振膜雖然也可以做到足夠的頻寬,尤其在20kHz以上優異的延伸,但與低音單元銜接上不夠理想和順暢,相位偏移和失真度都比較高,音色也不是很令人滿意。本著毫不妥協的精神,ESD研究開發了1英寸、2英寸、3英寸三種規格鈹振膜單元,并進行反復的實驗比較,最終定稿的版本決定使用3英寸鈹振膜,因為其可以更好地駕馭主頻段,可以得到幾近完美的音色融合。

同時還會帶來另一項意想不到的好處是:PANDA/PANDA Plus音箱可以采用最簡單的一階分頻,使聲音更加地順滑、自然。一階(6 dB/oct斜率)分頻器在所有的頻率上幾乎不產生相位誤差,同時具有很平坦的振幅響應與瞬態響應,但對喇叭單元的要求很高。如果采用1英寸鈹振膜,由于與中頻銜接的部分失真增加,必須要采用高階的分頻器切除干凈,聽感上相應的就會顯得相對干癟。而通常金屬高音對吉他、古箏、薩克斯等樂器的重放比軟絲膜要好很多,PANDA/PANDA Plus音箱采用的3英寸鈹振膜高音尺寸夠大,中音域非常穩定飽滿,所以重播小提琴、鋼琴時,溫潤寬松。顯然,隱士如果按照行業慣例采用1英寸鈹振膜,不僅說是無可指責,且與Magico、Focal-JM lab的書架箱一樣,已是最高規格的應用,高頻延伸甚至可以因此標示更高。在這種情況下敢于另辟蹊徑,投入巨資研發三個單元進行比對,毅然決然去使用數倍于1英寸鈹振膜代價的3英寸鈹振膜,只為追求自身認可的聲音,確實令人感到欽佩。

 從側面看就會發現熊貓音箱也考慮到時間相位,高音略為后傾


PANDA/PANDA Plus音箱的低音部分,則是采用8英寸鈦三明治振膜,也就是上下二層鈦金屬,中間夾著阻尼材料。這種振膜隱士音響自行研發的專利技術產品,具有極高的剛性。同為金屬振膜,鈦的聲速僅次于鈹,所以低音采用鈦三明治結構可以更好地在速度、失真、音色等方面和鈹高音銜接,超高的剛性也避免了分割振動帶來的失真。由于高音已然用到3英寸振膜,分頻點下移,所以ESD以8英寸低音單元以來替代一般書架箱使用的5英寸到7英寸的單元,獲得了真實的35Hz頻率下潛。為了獲得更加干凈真實的低頻,PANDA/PANDA Plus并沒有采用倒相孔來抬高低頻部分,而是采用密閉箱設計。相對于倒相結構,密閉箱的效率、音量較低,但相移小、滾降平緩、瞬態穩定,單元振幅可以得到空氣彈簧的有效控制。設計者一定程度上犧牲了熊貓音箱的效率(PANDA 為86dB,PANDA Plus為92dB),但換來非常平坦、低失真、下潛深沉的低音。為了實現更好的音樂重播,原廠建議使用者搭配30瓦以上的甲類功放或者100瓦以上的甲乙類功放推動。

 戴尚鐲先生創立杭州隱士音響的初衷,正是因為ALE的低音驅動器已無法購得,他干脆自己做,而且從設計、結構、材料、生產工藝、組裝精度、聲音表現等等各個方面,都要超越ALE的標準。事實證明,即便是ESD最小的熊貓勵磁書架音箱,也已經完成戴先生立下的目標


為有效的抑制箱體諧振產生箱聲,PANDA/PANDA Plus整個箱體使用面板厚度35mm、側板厚度15mm的鋁材進行CNC加工組裝,同時也開發了專用的鋁材嵌紅木的重量級腳架,斜向設計的支架更好地解決了減震問題。隱士音響所采用經過熱處理強化的合金鋁板,一般只用于航空領域或特殊武器刀具之上,其強度和韌性提供了穩固的箱體強度,而且抗腐蝕性能優越,搭配勵磁單元還有不錯的散熱效果。勵磁單元、全鋁箱體、鋁制腳架,讓PANDA每個聲道重達105公斤,超出大部分落地箱。試聽隱士PANDA音箱時,腦中浮現一個比較接近的競爭對手,來自Magico的Q1書架箱,采用1英寸鈹高音單元與7英寸碳纖維編織低音單元,同樣是鋁合金箱體,同樣的86dB靈敏度,低頻延伸也相近。Magico Q1每聲道的重量為54公斤,而同樣采用全鋁箱體的美國YG Acoustics Main Module書架箱則為59公斤,它們在書架箱中已經是絕對重量級??梢饌獾氖?,使用勵磁單元的PANDA音箱重量居然超過一倍,售價卻只有Magico與YG Acoustics的1/3,實在令人驚嘆!重量不代表一切,但從側面反映出隱士音響毫不妥協的精神。

那么ESD的PANDA為何會比Magico的Q1書架箱、 YG Acoustics Main Module書架箱重約一倍的重量?是為了重量而重量的標新立異嗎?筆者帶著巨大的問號問了戴中天,答復是:PANDA 的低音單元使用的是8英寸振膜,但是其音圈的設計直徑為4英寸;而Magico、 YG Acoustics的低頻單元音圈只在2.5英寸左右,導磁中柱直徑的近一倍,意味著磁體外徑相應倍數增長。更何況,遵循ESD一貫的設計理念,PANDA 的低音單元依然具備達到2.4特斯拉磁束密度的能力,使得PANDA的8英寸單元的BL值要比Magico、 YG Acoustics的低頻單元高過八倍以上。這兩個原因自然就意味著需要碩大無比的磁體,所以單一只PANDA的8英寸單元重量就達到了22公斤(一般8英寸單元的重量也就幾公斤)。而同樣的道理,3英寸高音單元重量就接近15公斤。

 除了喇叭線端子外,熊貓音箱背板還有一個電源插座,勵磁單元所需的供電器內置其中


戴中天還進一步強調:世界上幾乎所有的喇叭單元使用的導磁體都是純鐵,一般價格在每公斤7-8元,而ESD的喇叭單元因為采用勵磁,可以達到更高的磁密度上限,所以在核心導磁部件上不惜成本地使用了價格貴超200倍的坡莫合金,單價約為每公斤1600元,加工后的成品價格幾乎等同于銀子的價格,而坡莫合金的最高充磁密度可達2.4特斯拉,是人類生產的非超導條件下這一數值最高的物質。眾所周知,日本Kondo的膽機因為在變壓器里使用了銀的漆包線,價格飛高了天上,那么采用昂貴無比的坡莫合金與鈹振膜的隱士單元,其制造成本是其他品牌的幾十倍,最后的售價卻只有同類產品的1/3,其超高性價比與誠意可見一斑。

說了這么多,是否更大的高音鈹振膜、超好的材料、超強的磁束密度就意味著有更好的聲音?PANDA音箱聽起來到底會如何?我帶著疑問,來到了杭州隱士音響總部進行試聽。擺放PANDA的聽音室空間大概30平方有余,堅實墻面幾乎沒有什么聲學處理,搭配的器材也比龍吟系統簡單多了,包括ESD自己研發分體的三件式CD轉盤CDT-1B ,機芯使用飛利浦CD-PRO 2,安裝機芯的基座以整塊銅CNC五軸加工后鍍金而成,光是基座重量就達55公斤。轉盤由一套超低噪聲的穩壓電源供電,系統時鐘為飛秒級超低抖動時鐘。電源分體的DA-1B解碼器自帶音量控制線路,可以當前級使用,每一個輸入端口都配備有獨立的隔離電路,防止接地噪聲混入輸入信號,能穩定地支持DSD512格式和768kHz PCM信號。主時鐘抖動<80fs RMS,模擬部分由高性能分立器件構成的純甲類線路擔當。推動熊貓音箱的是二部D200W-1B偏甲類全平衡單聲道后級,內置兩組高性能穩壓電源,功率儲備高達500W,加上36枚電容并聯組成的36000μF超低內阻水塘,配合特制的抗噪聲扼流圈組成CLC濾波。使得這部輸出功率200瓦的后級失真率僅有0.0015%,而頻寬達到5-100kHz。

 更大的空間可以使用熊貓PANDA Plus,多了一只8英寸低音以啞鈴方式布置,低頻下潛至32Hz,重量達到275公斤


相對于書架箱,這樣的空間是偏大的??跏?,我覺得PANDA的中低頻不夠飽滿。是沒有搭配前級的關系?還是密閉箱體造成的效率損失?設計者戴中天二話沒說,沒有變更任何搭配器材,只是進行了擺位微調,前后挪移找到合適位置后,這對超重量級書架箱卻有了截然不同的轉變。No No No! 根本不能把PANDA當成一般的書架箱看待,它的聲音輕松自然,速度敏捷、動態強大、音場開闊,由高到低的所有頻段能量飽滿豐沛,筆者閉起眼睛,感受到的根本就是一對大型落地箱在規模感。要知道揚聲器是整個音響系統里失真最多的部分,ESD沒有了反電動勢的勵磁單元接近技術的完美,顯著地減少了失真,喇叭單元被精確控制。所以,PANDA首先帶來的是極為真實、低扭曲的音色,還有純凈無顆粒的音質。沒有刻意營造的細致飄逸,沒有纖弱的裊裊表情PANDA帶來的是水晶一般的通透澄清。錄音良莠不論,它不加油添醋的還原出音樂原來面貌。

第二個特色是寬松感。PANDA沒有使用號角,卻有著超乎尋常的寬松效果,尤其是中頻區域,這想必也是戴中天采用3英寸鈹振膜而非1英寸鈹振膜的設計初衷。人聲、弦樂的音像結實有肉感,歌唱者的高度擬真,口型健康凝聚,四重奏聽起來四把弦樂器穩坐二只音箱之間,擦弦細節與演奏表情清晰可見。就算大音壓下,PANDA也從無壓抑緊縮感,重金屬英雄The Scorpions德國蝎子樂隊的著名單曲《Rock You Like a Hurricane》,在其它書架音箱上強制擠壓一定慘不忍睹,PANDA卻是一派輕松自若,又勁又爽的速度與動態讓人心跳跟著加速,腳底跟著打拍,音場依然穩定不潰散,結像依然明確不失真。

在我為此疑惑不解時,ESD的CTO郭景希解釋道:除了喇叭沒有反電動勢的獨創設計外,ESD的D200W-1B偏甲類全平衡單聲道后級摒棄了效率低下的線性電源,而采用了隱士與世界級的開關電源研發生產廠家英飛特合作開發的Hi-Fi專用開關電源,在大動態時不掉電壓。兩者相得益彰,再結合幾無音染的鈹振膜、鈦三明治振膜,從而確保了聲音重播的寬松和真實。我恍然大悟。

PANDA還有一個特色是低音特別干凈有線條,量感不會泛濫成災,不同類型音樂都呈現很高的密度與重量感。很多人并不十分了解低音好壞的判斷標準,我一個錄音師朋友曾經教給我簡單的方法:注意聽爵士樂或流行音樂中的低音貝司和腳踏鼓,如果這兩者能清楚分出層次、線條與結像,低音肯定不差;如果這兩種樂器難以分辨、混沌一團,這種低音不算合格。PANDA的低音雖然沒有ESD旗艦“龍吟”系統全號角那種彌漫包圍、好像騰云駕霧的美好效果,但依然干凈結棍、控制緊湊、速度靈敏、收放自如,這已不僅僅是我以往經驗中書架箱中的最高級表現了。大編制管弦樂演奏,PANDA仍然可以鋪陳出一個龐大渾厚的底盤,讓所有樂器都蒙上令人舒適的彈性,小音量時一清二楚,大音量時氣勢昂然。上次介紹隱士音響的Crane鶴舞號角音箱,我形容它幾乎找不到缺點;而眼前的PANDA熊貓書架音箱,我會說他在書架箱中沒有敵手!

話題回到隱士音響的成立過程,不得不從音響的發展史說起。上世紀20年代,受限于電路原理與元器件材料的制約,當時的功放輸出功率只有區區數瓦,經常發生系統聲壓不如意的情況,因此加大音箱體積、加大聲音擴散面積、覆蓋區域更廣的號角式音箱便應運而生。在條件不成熟的情況下出現的號角音箱,竟然以其獨到的聲音味道與高效率工作方式,得到了一代一代的傳承。西電WE最早把號角音箱用在劇院之中,現在我們知道大部分西電單元其實是Jensen代工,Jensen自己開發的G610三路15英寸同軸單元幾乎被神化。這家公司的創辦人Peter Jensen也是丹麥人,因為架設越洋無線電臺而來到美國。這個Jesen與后來制造電容的Jensen,還有丹麥著名的銀飾品牌Jensen完全不相關。西電的勵磁系統,中頻以上使用WE 555驅動頭+15A號角,而低頻部分的18英寸勵磁單元WE TA-4181就是Jensen代工的。

二次大戰后的日本放開吸收美國的科技與文化,當然也包括音響產品。當時擁有一套WE 555勵磁中音驅動頭+WE 15/16號角,再加WE 597勵磁高音系統,就稱得上是超級發燒友。1930年代 WE 15/16 + WE 555就是一般戲院的標準配備,只有大戲院才會加上TA-4181低頻,因為當時100Hz就夠用了。WE 555驅動頭被日本人稱為勵磁中音之王,它之所以好聲音原因可能有二個,一個是它為勵磁結構,磁束密度高達2T的勵磁線圈除了提供磁場,還順便做為濾波扼流圈之用。第二是振膜,按照生產時間不同,WE 555振膜有三種版本,基本上都是鋁制太陽花振膜,后來Altec 288、JBL 375都是以它為藍本開發出來的。鋁制振膜+鋁扁線繞制音圈,金屬材料成份厚度、重量、成型工法、熱處理,以及太陽花懸邊的角度、深淺寬窄等等因素都會影響聲音。美國人無法繼續WE 555的神話,但西電的傳奇卻在日本被發揚光大,首先投入研究的是吉村音響研究所 ( Yoshimura Laboratory )的吉村貞男。他的事業就從復刻WE 555開始。他以繼承西電為宗旨,并最終在某一些領域超越了西電。例如YL研發出全球第一個低音驅動頭,ALE繼承衣缽開發出了第二個。而目前除了杭州隱士ESD之外,歐美廠家幾乎沒有人研發生產出低音用的壓縮驅動頭。

 ALE的創辦人遠藤正夫,他原來是YL Acoustic的廠長


雖然吉村貞男是日本號角音響之父,但由于長期研發投入,導致YL最終經營難以為繼,在80年代初期倒閉了。Audio Note創辦人近藤公康為避免這份珍貴歷史遺產丟失而收購YL,并在1981年和ALE合作生產著名的YL喇叭單元,也把YL商標用在自己的產品上。然Kondo的財力有限,當然不會傻乎乎地瘋狂投入揚聲器研發,知難而退,在只生產了一部分全頻和低音單元后就收手不干了,YL就在市場逐漸銷聲匿跡了。我在國外音展上看到一家Yoshimura Crawley Limited公司,展出1750DE和7550DE的ALE號角簡化版,彼此有什么關系就不清楚了。1965年YL公司決定轉向更容易生產的摺疊號角產品,主要工程師后藤精彌因理念不合自己創立了Goto Unit,而YL廠長遠藤正夫在80年代吉村貞男去世后也創立了ALE(Audio Laboratory Endo)。另一位雇員小泉后來創立了Onken公司生產勵磁單元,知道的人更少了。

日本這種匠心精神的執著令人敬佩,例如TATEMATU ONKO(タテマツ音工)專為TAD、JBL制作木頭箱體,使用唐松木板材,價格貴得很?;褂幸患搖胺淺P〉那罟盡盙T.SOUND,老板也叫后藤和彥,他們專注于兩路三單元號角設計。相對于日本國內Hi-End市場盛行的四路、五路多路分頻驅動的復古西電的號角系統,例如ALE和Goto Unit,后藤Goto認為GT.SOUND的兩路全頻已經可以滿足發燒友聆聽人聲、爵士到交響樂的需求。他的高音驅動頭GSU-D04靈敏度達到110dB,高頻線性延伸到24kHz,而15英寸低音單元GSU-W16靈敏度98dB,即使關小音量仍能輕松重現富于彈性的低頻和細節清晰的極低頻。GT.SOUND特別強調另一個好聲的秘訣在于重料炮制,每只重量達到20公斤的木質號角,使用CNC車床一次成型,舍棄了市面上四塊層板拼合的做法。

 YL Acoustic真正的創舉是研發出世界第一對低音壓縮驅動頭,此一技術把美國號角廠家遠遠拋在后面


相對于GT.SOUND的低調,ALE全號角號稱是當時全球最好的多路號角音箱,在ALE面前幾乎沒人敢說第一。ALE本身倒是一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態勢,標準的夫妻店。既不參加音響展也不登廣告,只有骨灰級的發燒友才知道ALE。道聽途說的燒友們神采飛揚地討論ALE,卻又往往嘆息搖頭:沒聽過啊,玩ALE的都是非富即貴!然后還是搖頭:需要定制,需要大房子!還需要樓板足夠強大,否則根本無法玩!日本的房子普遍很小,洗手間最多3平方米,能容納ALE所需的至少50平方米,3米的層高空間,這對絕大多數日本發燒友純粹是夢想。ALE的貴和神秘,如同汽車里的勞斯萊斯,可能在面前一閃而過,要坐進去卻不那么容易。ALE的驅動頭是有幾個級別,但是即便最低等級的也不便宜。但是更大的問題在于低音長號角產生的問題一般難以克服,遠藤正夫提供的設計圖紙是以鐵板制作號角,長達十米,容易產生空洞聲響,所以有日本發燒友在房子建造之時便一起用水泥鑄造號角,夸張啊。

一套ALE全號角系統,需要五路驅動頭+號角,入門級的驅動頭是23公斤驅動頭,2008年的五對驅動頭價格580萬日幣,加上6萬日幣的中高音號角、44萬日幣的中音號角、118萬日幣的低音號角、399萬日幣的超低音號角(超高音單元是驅動頭、號角一體),總價高達1100萬日幣(折合人民幣73萬元)。第二層級DE系列,五對驅動頭價格970萬日幣,加上號角后總價約1500萬日幣(折合人民幣97萬元)。第三層級P系列,五對驅動頭價格1300萬日幣,加上號角后總價約1800萬日幣(折合人民幣117萬元)。第四層級的Super系列(中音、高音、超高音使用鈹振膜),五對驅動頭價格3108萬日幣,加上號角后總價約3630萬日幣(折合人民幣235萬元)。這是2008年的日本當地的價格,加上進口關稅、經銷商費用,基本上要增加50%以上。而到了2014年后,原廠的定價都已經翻番,而且要全額付款之后再等上一兩年。ALE中低音號角開口尺寸126×150cm,低音號角開口尺寸150x200cm,整套系統高度大概276-350cm,定制版的低音號角尺寸可能更大。全套ALE號角價格從數千萬日幣到數千萬日幣不等,完全看選用標準,自從遠藤正夫老先生無法工作后,二手品水漲船高,有錢未必能買到。


 完整的ALE號角系統很少人聽過,日本人這套ALE號角系統使用了160DEP、75000DEP、4500DEP Be、1700DEP Be等幾個單元。1700DEP Be負責7kHz以上高頻、4500DEP Be負責700Hz-7kHz中音,75000DEP負責100Hz-700Hz中低頻,另外加上126DEP與3米長木號角強化60Hz-300Hz的下中低音


ALE的驅動頭分為22和25公斤系列,45和65公斤系列,65和100公斤系列,100和120公斤系列,前者是中音、高音、從好高音驅動頭重量,后者為低音、超低音驅動頭重量。但是實際上P等級和Super等級的重量增加,只是把驅動頭喉口由鋁改為了不銹鋼材料增加的重量,其他設計并未有改變,也不影響到聲音表現。為什么要把驅動頭做得這么重?遠藤先生的驅動頭重達100公斤(隱士的超低音驅動頭甚至重達150公斤),目的是獲得最高磁束密度讓小功率也能推出有細節、有速度的低音。ALE的高音、中高音與中音驅動頭磁力標稱都是2.4T(T是特斯拉的縮寫),低音和中低音驅動頭入門級為2.15T,標準級2.3T,定制版高達2.4T。2.4T是目前非超導條件下磁性材料能夠取得的最高磁密度,這就像大排量汽車發動機一樣,越大排量跑起來越輕松。

振膜部分,ALE入門級使用鈦膜,高端的高音、中高音和中音采用鈹膜。我在珠海的Audio Note Parts公司聽過一套ALE系統,使用756PP中低音(重43.2公斤)+356PP中音(重24.6公斤)+186PP高音驅動頭,組成100Hz-20kHz的號角音箱,低音仍是傳統紙盆單元。動態、細節完整不壓縮、規模感龐大,聽感輕松自然,幾乎讓人一聽中毒。如果連低音都用號角設計,聲音肯定更為驚人,一只15英寸紙盆面積是1000平方厘米,標準的ALE中低音號角開口面積是1.89平方米,相當于19個15英寸紙盆!ALE標準低音號角是6英寸喉部的驅動頭,開口面積3平方米,相當于30個15英寸低音紙盆。這樣強大的能量加上超強磁力得到的微動態,重現音樂廳的交響曲和小型的流行音樂演唱會綽綽有余。但是遺憾的是,ALE沒有接班人,Goto Unit也已經由第二代經營,日本的號角王國地位可謂是岌岌可危。

 想要享受ALE的全號角系統并不容易,按照ALE的設計圖紙,號角都是鐵皮打造再噴漆,由于需要十幾米的長度,這位日本發燒友只好把低音號角穿過車庫再送到客廳


說到這里,就要說身兼律師、投資人、職業經理人、古董收藏家、資深發燒友等多重身份的戴尚鐲先生,為什么會投身號角音響開發了。戴先生在音響圈浸淫多年,把幾乎能買到的高端器材都玩了一遍,最后迷上號角音箱的大氣從容,也因此在二手市場入手了一套ALE頂級系列的驅動頭以及ALE原廠提供的號角圖紙。但是研究后卻發現,ALE的方形鐵皮號角不符合聲學原理,低音驅動器的振膜過小導致低音號角長達十米,會更導致低頻延遲,從而導致低頻失真,所以決定收購號角發源地美國的先進技術開發更為完善的全號角喇叭系統,從技術、材料、生產工藝、外觀,尤其是聲音再現等各個方面,都希望要去超越ALE的標準。

在選用磁體的論證中,戴尚鐲曾攜ALE驅動頭造訪世界最大的永磁體制造廠,探討使用永磁體獲取高磁密度的技術方案,因為ALE使用的是永磁體。但專家對此給出的反饋是永磁以剩磁密度工作,起點高而后勁不足,達到中等磁力很容易,但要達到2.4T則幾乎不實際,這么大的磁體不僅難以燒結成型,而且難以維持高磁密度,退磁較快。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戴尚鐲最終決定巨資收購勵磁設計技術,真正實現2.4特斯拉的也是驅動頭,并以科學規范嚴格控制磁力標準。

 國外的發燒友比較有創意,雖然ALE的低音號角仍舊要從花園穿墻而過,但號角開口非常獨特,其他號角也裝飾得很漂亮



環顧當今世界,能制作全勵磁壓縮驅動頭,設計并制作五路全號角音箱,還采用壓延法鈹膜與專利的鈦合金三明治低音振膜,擁有復雜的五路電子分頻技術,獨一無二的碳纖維圓號角,杭州隱士ESD Acoustic可謂傲視群倫,早就超越曾經號稱世界第一的ALE。重要的是ESD遠比ALE更精密穩定,旗艦龍吟的國內銷售價格卻不足ALE旗艦Super 2008年價格的一半。更為關鍵的是,ESD的超低頻驅動頭由于采用了10英寸的振膜,號角縮短到了ALE的1/4,根本再不需要用水泥澆鑄大號角,更不要說ESD的超低音、低音、中音號角使用的還都是成本高到傷天害理的碳纖維材料。盡管旗艦“龍吟”系統仍需要大空間,但制造上已經標準化,使用上已經便利化了。ESD為了獲得更好的搭配,還專門開發了五路單聲道分體電源主動模擬分頻器。

 售價數百萬元的Magico Ultimate III號角音箱,超厚的鋁合金前障板上嵌有三個不同尺寸的圓形號角,號角都是由整塊鋁合金CNC切削而成,使用了3個23公斤級別的ALE單元--1750DE、4550DE和7550DE,15英寸低音仍然用紙盆單元(內置4000瓦功放),最大的中低號角僅僅是TAD120紙盆而非ALE的126或160驅動頭。這對高2.4米,重達360公斤,體積上妥協而沒有做五路全號角設計。Magico在Hi-End音響中屬最高級別產品,但論在ALE套裝里,卻只屬中端偏低端的組合

回頭再說道說道PANDA書架箱,即使萌萌的熊貓在ESD家族中排行老幺,卻仍然不失其“國寶”風采。以小音量欣賞人聲、爵士樂,它有迷人的甜美風情;以大音量播放管弦樂,它有氣勢如虹的寬厚基礎,可以說隨時都處在優美悅耳的狀況下,充分展現ESD勵磁單元、配套電子產品的絕對優勢。面對強手林立的音響市場,我不得不說,不論面對號角設計或傳統音箱,ESD要通通說聲對不起,PANDA書架音箱在書架箱中,聲音可以秒殺所有對手!

廠家直銷:隱士音響(杭州)有限公司

(0571)567162968195;
定8195;價:¥88600元

用戶名: 密碼: 注:登錄后才能發表 注冊
網友最新評論 更多...
{ganrao} 湖北十一选五选号工具 快乐12精确公式 福彩3d201综合走势图 学生炒股最少要多少钱2015 陕西快乐10分平台 北京市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公告 江苏11选五推荐预测号码 沪深300股票指数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规则 新疆喜乐彩中奖规则 北京11选5五码分布走势图 新加坡2分彩平台注册 股票配资网站建设 河南11选5开奖记录